脱欧之后取代伦敦的不是巴黎、柏林、米兰也不是法兰克福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fdjt.com/,法兰克福

一个城市、一个国家能否把一手好牌打赢,功夫主要看过去十几年前。对于觊觎经贸关系重新分配的欧盟国家来说,不是谁都能接住这个盘。

而今年,该机构表示没有办法用任何一个词汇来概括2020年,因为他们实在选不出来了。

离开欧盟或许曾是不少英国民众的心声,但它却会对首都伦敦带来影响。作为一个超级城市的伦敦,它的繁荣极度依赖一个可以自由流动的欧洲和一个拥抱自由贸易的世界。越来越多的观察者和投资者担心,失去了连通便利的伦敦将在这一个十年的大潮里黯然失色。

谁会取代伦敦?早在2016年脱欧公投刚结束时,纽约时报的著名专栏作家詹姆斯·斯图尔特(James Stewart)就曾对此作出预判:不是巴黎、不是柏林、不是米兰也不是法兰克福——而是荷兰阿姆斯特丹。

脱欧公投结束近四年,世界早已变换模样。不确定性仍在继续,法兰克福但关于“新伦敦”的答案却越来越清晰。正如斯图尔特判断的那样:陆续搬迁的公共机构、企业、高技术人才都在争相用脚投票,光速崛起的阿姆斯特丹正在多个层面上取代伦敦,成为“新伦敦”。

首先,距离脱欧过渡期仅剩一个月不到的时间,英欧之间仍然没有谈拢关于未来贸易关系的协议。经历了长达三年多的斡旋和谈判,消耗了大量的人力和资源之后,仍然有可能出现“无协议脱欧”的情况。不确定性,这是资本市场最担忧的事情。

其次,即使达成了关于未来贸易关系的协议,也只是适度止损。英国不仅将失去与欧陆各国的紧密纽带,对于欧洲以外的企业来说,英国也很难扮演“进入欧洲市场的门户”的角色。脱欧将带来的经济问题,首先有运输、关税、供应链等流通性问题——想想要对法国葡萄酒和德国汽车征收关税、或者英欧边境上大排长龙的车队吧。其次是服务业面临的障碍,从过渡期结束的那一刻起,总部位于英国的任何一家公司,无论国籍,都需要重新申办新的监管许可才能够在欧盟开展业务,甚至还需要与地处欧盟的客户挨个重新签订合同。

再次,不确定性加剧了人才流失和资本流失。自2016年脱欧公投以来,为了避免英国脱欧后与欧盟法规发生冲突,已经有数百家企业将其业务完全撤出英国,或将关键部门转移至其他27个欧盟国家,一同离开的还有数以万计的高技术雇员人才。

这在金融业表现尤为明显。几十年来,欧洲金融业一直以伦敦金融城方圆一平方英里的区域为中心,其它城市显得无足轻重。但自英国脱欧公投以来,金融机构纷纷向欧洲大陆伸出触角。据英国智库New Financial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上半年,已经有332家金融公司将其核心业务迁出伦敦。随着脱欧进程的铺开,最终搬离英国的金融机构数量或将更多。安永发布的《英国脱欧追踪》报告估计,在不久的未来,伦敦将流失大约7000个金融工作岗位、以及大约1万亿英镑的银行资产。

“这需要5到10年的时间,但几乎可以肯定,一个’新伦敦’会在欧盟的其他著名城市之中出现。”斯图尔特断言。

荷兰的官方语言是荷兰语,但由于数百年以来的贸易传统和小国文化,荷兰有高达90%的人都能说流利的英语。在2020年英孚全球英语能力指数(非英语母语国家)中,荷兰继续蝉联第一。

熟练的英语能力使荷兰的大中型企业和成长中的初创企业都能够在国际舞台上占据优势。英语优势也让荷兰成为了欧洲高等教育的中心,荷兰有很多世界一流的大学。与德国、法国相比,荷兰从很早就开始了高等教育英语化的进程,许多硕博课程都是英语授课,学生群体非常多元化。这为市场提供了一大批拥有高学历、高技能的劳动力。

荷兰也是国际交通和物流的中心,它拥有欧洲最重要的机场——史基浦机场,还有便利的港口和海运基础设施,且高铁网络交通非常便利,可以在2-4小时之内到达布鲁塞尔、巴黎、伦敦等大城市。

相比之下,爱尔兰的首都都柏林尽管拥有更优惠的税率,但阿姆斯特丹的连通性、身处欧洲大陆中心的地缘优势,是都柏林所不能企及的。

阿姆斯特丹的城市氛围及生活质量也常被提及的因素。这里有风景如画的运河,优质的餐馆和剧院,热闹的夜生活,以及作为一个主要的全球贸易中心、用几个世纪培养出来的国际化和宽容的态度。

荷兰的政治决策也有别于英国,一直避免出现单独党派执政,执政联盟习惯于组建不同政治派别的合作,有很多力量可以影响政治决策。

拥有110万人口的阿姆斯特丹,背靠着拥有1700万人的荷兰——它是欧洲最富裕的国家之一。

一眼看上去,荷兰其实并非一个“大国”。尽管荷兰的人均GDP长期稳居欧盟前五;但如果要看体量,荷兰的面积、经济总量、人口数量等仍然无法与德国、英国、法国等相比,甚至也低于西班牙和意大利。

然而,投资者们在研究荷兰影响力时往往会发现这么一个有趣的现象:作为一个“小国”,荷兰在欧洲拥有与它的体量完全不成正比的大影响力。

越来越多的机构和人才已经用脚投票。根据荷兰外商投资局(NFIA)的数据,在2016年6月至2020年2月期间,已经有至少140家受到脱欧影响的公司从英国搬迁至荷兰。其中78家是从去年搬来的,预计将为本地创造4000个工作岗位。为经济注入3.75亿欧元的投资。荷兰外商投资局还透露,现在正与超过425家有类似计划的公司进行谈判,这个数字在去年年初仅为175家,可谓增长飞速。

金融数据公司、券商、交易所及其他交易基础设施提供商等强调“多元化金融”的公司非常青睐阿姆斯特丹。据New Financial统计,相比于其他欧盟城市,阿姆斯特丹从英国吸引到的此类企业是最多的。日本最大的银行三菱UFJ金融集团去年也从伦敦裁撤人员、但扩大了在阿姆斯特丹的办事处,并将其扩围欧洲大陆的总部。从伦敦迁到阿姆斯特丹的日本机构还有松下和索尼。

在意识到企业应该对海关手续、运输、生产制造与组装、仓储与物流几个方面进行优化之后,荷兰企业迅速提出了解决方案。例如,荷兰物流解决方案提供商Portbase优化了申报服务:往来英荷的货物在进出荷兰港口时需要提前向海关申报并通过Portbase平台上传电子海关单据,通知目的港。货物在离开港口之前,企业需要通过Portbase平台确保目的港已经收到通知。所有的准备工作完成后即可运输货物。

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中国大陆低风险地区率先复工复产后,振华重工首船发往中国以外的项目就是去往荷兰荷兰鹿特丹港。2019年,中欧物流园项目在荷兰林堡省芬洛市Brightland创新中心正式启动。荷兰也是著名的中欧班列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成都、长沙、合肥等多个城市出发的火车,沿着中欧班列可直接通往荷兰重镇蒂尔堡,将中国制造的产品直接送到欧洲市场。

目前,荷兰是中国的第二大顺差来源国,仅次于美国。考虑到荷兰经济体量与中国的悬殊对比,这样的数据不得不说是惊人的。

当英国还在忙于脱欧谈判的时候,荷兰已经做好了各方面的准备:迎接后脱欧时代的挑战,抓住后新冠时代的机遇,迎接与世界——特别是来自中国的——更深层次的联结与合作。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