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财经专访原科龙集团董事长顾雏军(八)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fdjt.com/,科隆

顾雏军:这个实际上你们都可以看到的,都有网上的公告的,每一家怎么收购网上都有公告。科隆我现在在监狱七年了,这个数据也不是很准确,你们要查这个应该很好查。都是上市公司,收购的公告上面有是用什么价钱买的,像科龙最后降到3.5亿也是在公告上面的。很多人只看到科龙第一次的公告是5.6亿,后来降下来的公告就不看了,其实后面有降价公告,上市公司不可能收购完了以后,底下的就不看了。我看到网上有的说5.6个亿,我只花了3.5个亿,肯定后面还有公告的,大家不说,在网上都是能看到的。其实我们救了政府,政府18亿的担保,卖给我政府就不担保了,就轮到我担保了,他的麻烦就是我的麻烦了。也就是如果我没有本事把科龙做成顶尖的公司,或者至少让它不垮,那我就有问题了,担保就是我的事情了。所以我不能不救了,我给担保了将来我要承担,所以它没有钱的时候我肯定要给钱,挣了钱再还给我。

顾雏军:在国务院的办公会议上面,当时所有全国各个银行报到国务院去的,报到中国最高法院的一个处长,那个处长叫什么我也不知道,因为那时候我在坐牢,总共的我们欠银行的贷款,就是格林柯尔公司,全部欠银行的贷款是8.5个亿,吴风度的文章说是8.3个亿,这里面差了2千万,是有问题的,他可能是了解情况不是很准确。8.5个亿这就是我们欠银行的所有钱,也就是说我们用了银行就这么多钱,然后科龙一家就卖了9个亿,我一家公司的股权转让就能把全部银行的贷款还上,所以最高法院才会解封这些股权,不然科龙股权卖不了啊,这就是在顺德法院压着,这9个亿都在那里压着,这么多年的利息也不少了。2006年的时候钱应该到账,不然最高法院不应该解封,全部到账了就要全部解封。

后来这个处长说了一句很高调的话,如果有一个债权人不满意,我都不会给你们解封股权,你的股权转让给海信也完成不了。实际上我们公司的资金是非常良好的,因为我们卖一家公司,就能把所有银行的贷款都还上。也正是这个原因,国务院的办公会议上说科龙不走拍卖程序,因为我能还钱,所以要资源转让程序,不许任何人强迫我签字,就是这样的事情。你们已经听了很多谣言,那都是谣言,现在你们看到的,我说的就是国务院办公会议上的,吴风度也是这么写的,吴风度文章也是这么写的。所以从理论上来讲,我能证明吴风度写的是对的,因为当时国务院办公会议的内容向我传达了,不然我不会签字转让科龙,你知道我签字过程中还有很多的故事,这个就不说了。

顾雏军:我公司也有自己的资金,其实算这个账差不多就是这个数。你们可以回去把每一家公司的收购加起来看看是多少钱,科龙不能算5.6个亿,而是3.6亿,这个是公告过的。

挪用资金这个就更离谱了。因为挪用资金谁都知道,广东省在我坐牢之后,请了,这个审计报告说的很清楚,我们借给科龙的钱是24.8个亿,科龙还给我们只有21.3个亿,也就是这个是科龙欠我的钱。按照中国司法解释就是,如果一个人挪用资金的话,按照挪用的余额(计算),我们有200多次往来,如果多次挪用是按照最后的余额作为量刑的标准。最后余额是科龙欠我的钱,怎么量刑啊,应该给我一个雷锋奖才行是吧,是不是?科龙欠我的钱,我变成有罪的人。你中间抽出一笔来,一审起诉我的时候是抽出来7单科龙还我的钱,这算我是挪用,那我借给科龙的钱呢?他不管,他不说!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